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 > 行業資訊 >
新《廣告法》絕對化用語的界定持續引發熱議

梯生活傳媒     更新時間:2018-07-30     云陽營銷策劃

  央廣網南京7月23日消息 被稱為“史上最嚴”的新《廣告法》自2015年9月1日頒布實施以來,在整頓廣告市場,消除浮夸虛假等亂象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促進作用,助推了全新的廣告市場生態的塑造。但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新《廣告法》的絕對化用語的界定成為近三年來一個持續熱議的話題,也引發了眾多業內人士的關注。

  新《廣告法》第九條第(三)款規定,“不得使用‘國家級’、‘最高級’、‘最佳’等用語;”,第五十七條規定違反第九條第(三)款者“對廣告主處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”。這些規定在具體執行中,給廣告發布者帶來了較大的壓力,也給市場監督執法人員的執法行為帶來了較大的爭議。

  上海財經大學博士徐德忠認為,新《廣告法》中絕對化用語的內涵外延的界定以及處罰的規定,帶來了以下幾個問題:

  一、滋生職業訛詐,給尋租帶來空間。由于廣大小微企業主法律意識不強,違反第九條第(三)款使用“最”字等情況比較多,社會上一批人就利用這種情況,通過惡意舉報等形式,抓住企業主擔心至少二十萬元罰款的心理,訛詐通過私了,甚至通過市場監督部門的獎勵等獲利。

  二、執法尺度不統一,浪費國家行政、訴訟資源。由于《廣告法》規定了二十萬元的罰款起點線,造成基層執法時,多以二十萬元要價,上下沒有標準,已經造成了部分違法情節輕微、獲利不多、生存困難的中小微企業主的不滿,以致各地大量增加行政復議、法院訴訟的數量,浪費了國家行政、訴訟資源。同時,職業舉報者有空可鉆,有利可圖,大量惡意舉報,已經形成職業化產業鏈,給基層市場監督者帶來執法工作量的壓力,浪費行政資源。

  三、肆意擴大處罰面,損害政府形象。《廣告法》本意是打擊虛假廣告等違法獲利、損害消費者利益行為,但由于上述職業舉報、尋租人員的存在以及執法中存在的問題,造成大量無意識違法,并未造成嚴重后果的小微企業主苦不堪言,責罵政府及行政人員,與政府關系緊張,損害了政府形象。譬如:“‘最’專業的咨詢”,包裝袋上有“最好吃”字樣,“提供‘最好’的服務”等等。

  四、自媒體等成為問題新焦點。由于大量新的自媒體形式的出現,廣告的含義被擴大了,例如,微信公眾號上的功能介紹、網站或微博中的文章、微信群里的推薦等等。

  鑒于上述情況,徐德忠博士認為釋法、執法部門應出臺相應措施和執行細則,她建議:一、考慮小微企業具體情況,制定依據違法收入的具體處罰標準,明確對于及時整改、沒有造成違法收入和社會危害的以教育、警告為主,即使罰款,金額也不宜太高。二、嚴禁處罰金額與舉報獎勵金額掛鉤,杜絕惡意舉報,嚴懲尋租現象。

相關文章

西西顶级午夜无码视频-亚洲中文无码亚洲人成视二区